讨生活,不定期更新

【楼诚】太平棺 IV

反乌托邦AU  类ABO设定

“文明即反复堕落,虚无仅一步之遥。”

I - III 昨日修文,I 添加重要线索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一群废物!”


藤田芳政一拳捶在桌上,面前半透明的全息投影报告闪动了两下,变化为消逝的数据碎片。东都顶级的十位高级研究员纷纷垂下头,房间陷入一片死寂。


“三十年!三十年了!到现在先知系统都还是悬在我们头上的利剑!当时是谁信誓旦旦地说十年就可以破解?!”


藤田芳政的双眼瞪得通红,“三十年过去了,结果呢?”


“我们还是被这个旧现代的弱智产物耍得团团转!这简直就是新文...

【杜霖\荣霖】低俗世界 番四

补档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索杰抬手看了一眼时间,耳边又传来几声枪响。远处散落的金属尸体在冷光下拖出长长短短的阴影,新的弹壳在其中挣扎着滚动。


“少爷。”


荣石的背影静默几秒,将手上的枪支抛掉,从口袋里取出没抽完的半盒烟。潮湿封闭的靶场里凝滞着硝火味,人型靶的头部已经没了,心脏的黑窟窿旁零星分布着几个弹孔。


“少爷,”索杰压低了语调,上前为他披上风衣,“车到了。”


合上门的前一秒,索杰回头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地下靶场,荣家并没几人知道这个地方。荣石继承了老爷子的本事,从小就在枪支上显出天赋。索杰心想,除了自己,最长陪伴荣少爷...

【楼诚】太平棺 III

反乌托邦AU  类ABO设定


传送:太平棺 I   太平棺II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00: 00: 45。


镜片后的余光在视野下方的红色数字上停留片刻,回到发力的纤细手腕上。白袍男人的头被枪口和墙面挤压着,颈椎断开,歪在墙边双眼失焦,像具诡异的人偶。


数字跳到了44。


于曼丽半跪下来,撕掉男人颈上的强力麻醉贴片。周围的仪器交替着闪烁蓝光,手术台上垂下来几条病毒程序运行后过热烧毁的机械臂。


不断重复的“ERROR”变成了一团沙哑不清的噪音,全息投影飞快切换着图像,在没有改造过视神经的...

太空养鸡场

我从校门出来,穿过亮起霓虹灯的街道,教授细声细气的日式英文在脑子里来回飘,仿佛要死的不是我,而是他。路边的樱花已经快要落光了,几个国中生斜背着书包在前面晃,他们的侧脸非常好看。


东京是一个巨大而拥挤的城中村,到处都是拉长刷漆的平房,这里的煎果饼子也不香。从地铁上下来,很多人都在往前跑,我仿佛一直在向后退。视野变成灰色,一切失焦又聚焦,新的人群又向站台涌来。


我拔掉耳机,感觉好多了。


回到公寓,这学期的文献资料全被我塞进了厕所,可书桌依然像个狗操的垃圾堆。上个月穿过的衣服和零食包装摞在一起,角落里塞满了没怎么用过的纸巾。各种颜色的烟蒂躺在塑料瓶里,像个艺术品。


躺在从来没...

【楼诚】太平棺 II

反乌托邦AU  类ABO设定

“文明即反复堕落,虚无仅一步之遥。”


【楼诚】太平棺 I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白色日光透过高耸的旋转穹顶,与通风口不断排放的改良信息素一起下沉到了建筑底端。东八区76号研究所的负责人梁仲春看着眼前人影绰绰,全是高贵漂亮的Alpha与Beta+。


合成音乐撩拨着众人的神经,留在席间攀谈的越来越少。他们不再满足于舞蹈的乐趣,亲吻间双手不忘在对方身上游移。梁仲春僵硬地站在原地,将尝了几口的食物扔到一旁。一个不起眼的矮小Delta匆匆赶上前来,收拾桌上的杯盘。


他真是受够了每周的研究所聚会。...

【楼诚】太平棺

反乌托邦AU  类ABO设定

“文明即反复堕落,虚无仅一步之遥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王天风戴上实验用的手套,站在门口试图先让瞳孔适应眼前的一片黑暗。


微弱的红色光源大致勾勒出室内物件的形状,他小心翼翼地穿过几个试验台,两侧贴着不同标签的人造信息素样品在低温机器中缓缓沿轴滚动,浸泡在有色液体中的动物材料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多了几瓶。


Alpha+的嗅觉灵敏地捕捉到前方飘来的陌生芳香,他仿佛能看见一条清晰的轨迹,近乎本能地沿着气味找到了来源。


在仪器旁做记录的明楼听见响动,回头便看见双眼发红气息不稳的王天风,扔...

【杜霖/荣霖】低俗世界 番三 上

怜悯才是难戒掉的恶意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雨下得不痛不痒,许一霖在街上漫无目的地游荡,行人看他的眼光像是在看风中刺眼的白色塑料袋。微量大麻让他感到飘然,城中心的红灯绿火让他感到眩晕。灰色的潮湿的色块在漂浮着烟蒂的积水中摇晃,他觉得自己是灰色的,透明的,鲜艳的。


放大的幻觉刺激着心肌不停运动收缩。他惶恐地想要逃蹿,却发现自己怎么走都定在原地动弹不得。


许一霖在老建筑的包围下醒来。风在窄小的巷间呼啸,吹过他湿透的衣服抽走了他的热,此刻他清醒得前所未有。


大概是剩下的叶子太少了吧,他想。


往街巷的尽头望去,拉面摊子已经打烊了...

【楼诚 短篇】LACRIMOSA

现代悬疑AU   国产哥特预警

情节参考  STAY(2005) 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明先生,这只是一场噩梦。”


“一切都会完好如初。”


*


明楼坐在咖啡厅靠窗的位置,外面闪着忽明忽暗的灯光,雨水在玻璃上留下的狰狞纹路断断续续。


四周空无一人。


他将风衣披上,走出咖啡厅,温度骤降。


*


“你是谁?汪医生呢?”明楼推开门,看见一个年轻的陌生面孔。


“我姓郭,郭骑云。”年轻人站起身来。


“她放弃了?所以把我扔给你?”


郭骑云不作...

【楼诚 希区柯克现代AU】 精神病患

短篇悬疑架空  限 制级描写警告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今天是十一月二十七号。汪曼春携巨款出走已经五天了。


汪家上下都急得乱了套,她的叔父汪芙蕖更是心疾发作了好几次。这丫头带那么多钱也不怕遭人惦记,曼春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,汪芙蕖可真不知道怎么跟她双亲的在天之灵交代。


曼春是汪家的大小姐。从小到大家里事事都捧着她,依着她,结果如今惯出这样的脾气来,肆无忌惮,由着性子胡来到处闯祸。汪芙蕖实在忍无可忍关了曼春禁闭,没想到第二天早上人就没了影,还开走了家里的车。


报了案后发现车子并没有出城,但开入郊...

【楼诚乐队PARO】 Like Dying in the Sun

摇滚乐手 X 不良少年  架空短篇 

In memory of my Vector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四五月份的城,潮湿,闷热。


落雨连绵得荒唐。破旧的老城区又成了水浸街,粉漆剥落的白墙上苔痕青得发黑,浑浊的雨水遍地流淌,一直漫到石阶上。


阿诚背着吉他,淌着污水在街上走着,整个人都已经淋得湿透了。只有吉他用防水布包得好好的,包里面还塞了一瓶白兰地。


他在一扇铁门前停了下来。锁芯锈蚀,钥匙卡在里面进出不得,阿诚将吉他放在一边,往门框上踹了几脚。门轴螺丝松动,整扇门往后倒去,砸起一地的灰尘。...

© 噪音迷幻劑 | Powered by LOFTER